监制:珍珠 后期:飞逆克鸶 设计:周仁龙 沙弘 特别鸣谢:林卖萌
青行灯,亦称灯姨。女,COSPLAY团队“锦衣夜行团”团长,出道较早的COSER玩家,以御姐形象和麻辣作风闻名于江湖。2012年4月的一天下午,巴士“追妹仔”栏目第三期如约和青行灯亲密接触,自称“展览会、网站编辑、新闻媒介、记者、美术等相关的事情都在做”的灯姨展现出丰富的被采访经验,不但十分健谈,而且迅速地进入了状态,就COSER展开了各种淘淘不绝。很久很久之后……工作人员终于抓住灯姨喘气的那一线生机,嚅嚅地说:“其实,我们不是来谈COSER的。”(铛!)其实,我们是来听故事的。虽然最后在本篇整理的观点并不少于故事,但灯姨的故事,确实比她的观点更有意思。比如,和微博人气意见领袖女文青猪蹄蹄是小学和初中同学?
 

问:你喜欢花花草草吗?

答:喜欢看花、花的图画、花的纹饰,不喜欢花本身,不喜欢太脆弱的东西。

问:有什么事是让你伤心的?

答:大多是别人的事情。例如说,每次去给爷爷扫墓都会哭,又或是朋友遇到麻烦无法解决,朋友做了不聪明的事情而费了很大努力之后失败了啊,这些事情讲给我,我也会陪他们一起伤心。(笑)

问:你平时喜欢化妆吗?

答:平时不化妆。晚上睡太晚,能晚起一些就晚起一些,化妆太浪费时间了,北京也不是一个不化妆就不能出门的地方。算一算,我一年化妆次数都没超过12次……

问:你觉得自己性格怎样?

答:我的性格很纠结,不喜欢看悲剧电影,看了之后肯定会哭,我不喜欢哭,所以就不看了。(真的很纠结!)

问:你看见小虫子会尖叫吗?

答:不怕小虫子。曾经有段时间家里有袋核桃放柜子里了,然后……总之,那就是个悲剧。太多了的确会恶心,但是没有害怕的感觉。

问:有什么会让你害怕的吗?

答:害怕距离太近的人脸或是突然出现的人脸,像人脸的纹路也算。在不是正常逻辑的情况下突然看到会吓到炸毛哦。但是对于受伤的损坏的真人面孔就没有恐惧感。在地铁上看到也不会(因为地铁上本来就是人很多的地方),但半夜上着网,突然有人发了张自己的大照片…… 小提示:经常和灯姨聊天的人不要效仿喔!

问:你喜欢小动物吗?

答:我喜欢小动物。上小学时家里养过兔子和小鸡,兔子长得太大送人了,不久就,听说被吃掉了……觉得自己没能力照顾好它们,所以就不养了。
(外音:灯姨想了一会,提出能不能把刚才说的话改成,“玻璃窗上出现的人脸或者没人的地方突然晃出的人”,被编辑无视了。)
现在进入正题吧,听青行灯讲讲那过去的糗事——
“灯姨”的由来——青行灯看在自己的空间看到一条“阿姨,你的衣服在哪家店订的,求介绍”的留言,火冒三丈地迅速查清留言人资料,想看看到底什么人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叫她阿姨。点进去一看,是个10岁左右的小妹妹。青行灯找人吐槽“现在的小孩玩COS真早”,“灯姨”这名号就被欢乐地传开了,虽然略显得辈分不对,但灯姨自称成长在与众不同的家庭深受各种糗事侵淫所以这种事对她不算什么。
●  妈妈很彪悍:大约是灯姨战斗力×8这样的倍数所以灯姨表示不出来BLA妈妈了……

(欢迎读者想象)

●  弟弟是阿宅:拉爸爸上网帮姐姐喷人 !

弟弟在不知道的时间里变成了阿宅(灯姨表情很复杂),并且长期驻居ACFUN等网站(灯姨表情还是很复杂)。有一次在游民星空上看到姐姐的照片,弟弟兴高采烈地给爸爸看。爸爸觉得下面的评论太损,遂注册马甲在新闻评论里喷了一下午人。姐姐对弟弟说,如果下次你再看到我照片下面有奇怪的评论,要喷人请你自己喷或者叫我一起喷,你再拉爸爸组队,我就告诉爸爸你晚上不睡觉看ACFUN……当然,姐弟间免不了也经常拿爸爸是私家侦探这个话题来屁颠屁颠。有一次,灯姨带初二的弟弟出门吃饭(她补充说那时的弟弟于物理上于化学上都是“中二”),弟弟表情凝重地说:“姐,你知道老爸改行了么,?同学在一起聊爸爸干什么,我一说私家侦探,大家就都沉默了。后来每当再说起爸爸的工作,我都说——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姐姐也表情凝重地:“弟,你知道不,你小时候就戴眼镜,那时候还小个儿大脑袋,我同学听说咱爸是私家侦探,看看我,再低头看看你,人家立刻就把我拉走,很谨慎地问:‘你会空手道吗?’”得知这个真相后弟弟沉默了。

●  爸爸也疯狂:是私家侦探社社长,支持晚婚。

爸爸曾经多年经营调查公司——嗯,是的,就是传说中的私家侦探所。国内的私家侦探不像大家想的或者电视电影里那样很酷,而是很多很苦很累的琐碎的小事情。比如说帮父母找离家出走的孩子;帮妻子监督丈夫到底是不是在加班;找躲债的人到底跑到了哪里等等……

各种悲喜闹剧看多了,爸爸说,幸福的婚姻家庭就是多给对方留点空间,嘘寒问暖归嘘寒问暖,其他时间最好互相别管来管去,往往管着管着才会出事。于是爸爸也比较支持她晚些结婚,说人成熟些可以避免很多矛盾。

 
不久前,在网上又被一名男性网友骚扰(注意这个“又”字),灯姨又不客气冲他回骂了(再次注意这个“又”字)。不过,在网上因为各种观点或者标准不合和人掐架,对看不惯的人,直接骂回去,或者直接拉黑这对她已经是家常便饭。
我们对COSER的理解很少,限于一些比较有人气的美女,像叶梓萱、行云,感觉她们就经常有商业活动,在你看来她们算是严格的COSER吗?

灯姨称,以传统观念看来,她们与COSER不太沾边,属于经常接到比较前卫的广告工作的模特或演员。COSER的前提是扮演者,需要去模仿一种事物或一个形象。但中樱桃及其他模特公会往往是接到厂商指定的一个CASE,穿上对方提供的衣服,按照要求去做出相应的动作来拍摄。这在传统观念中,也只能称之为模特、演员,并不具备刻意的人文模仿。COSER往往是一些美术从业者对某些形象进行的模拟行为,手工部分比重大,而表演比重小。

“如果说从演艺工作的角度出发,模特和演员是更为优越的,但是我不会做,因为不喜欢。所以也完全没有考虑过是否要控制身材以迎合模特需求。”

●  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红”了起来?

1999年末她开始上网,在动漫、游戏、绘画类网站活动,COSPLAY只是自己在线下做着玩,拍了照片发到游戏论坛的相关版面里。一直到2004年前后,家乡有一场漫展宣传允许COSPLAY参与,灯姨兴致勃勃地做了去玩,因为COSPLAY的游戏题材和其他普通COSER差异过大,达到“二逼”COSER的程度,突然就成为了话题……

●  我们还以为网络红人都比较在意粉丝呢?

灯姨说自己从未笼络任何粉丝(偷笑),因为粉丝对她的生活工作没有实质上的助益,有所助益的都是谈得来的朋友。灯姨相信笼络粉丝的人有自己的需求,有人喜欢被人拥簇,有的需要销售自己的个人产品,但是这些需求她都没有啦,因为不为此牟利,就不用在意这些。

●  我们以为名气对网络红人会有实质上的助益,比如小有名气后会不会有一些通告、活动,而这些机会是否跟粉丝数目也有一定关系?

名气对灯姨的生活没有什么助益,顶多在论坛上吵架时会有人站出来帮她撑腰,说一些“我支持灯姨”的话。她的COS更是随心而发,纯属于爱好。灯姨称,目前国内COSER大都以业余娱乐为主,一部分以此为职业的人并非做演艺工作,而是为演艺工作做相关服务,例如发型师、化妆师、裁缝以及模特经纪人等。少数主持人、导演、模特会因为喜欢COSPLAY而在这个“圈子”中有一席之地,但是他们都有各自的主业,偶尔会有些与动漫相关的走穴,这也就是大众眼中的通告和活动了。当然,她在COSPLAY方面也有一些商业行为,就是做商业人像后期,但是这与COSPLAY行为是完全无关的。

 
●  传说在网上和宅男的关系有一些……紧张?

她从小在网上跟一大群宅男(不是现在所说的这种宅男)—起玩到大,称自己可能是一堆鸡蛋里的一个猕猴桃,却没觉得与他们有什么不同。宅男也有自己的团伙,例如TGFC论坛的人看不起S1论坛的,而S1又看不起LEVELUP的。“大众眼中的我跟宅男的冲突,也仅仅是类似这样微小立场上的同类相斥。”

●  对很文艺腔很嗲的姑娘会不会有点排斥?

不,只会觉得她们难以接近。灯姨觉得不给别人找麻烦的就是好姑娘,或者给别人找麻烦但是自己明白,并且会道歉的,也是好姑娘。人是多种多样的,她也有同学很文艺但很痞,新浪微博有个很有人气的意见领袖女文青猪蹄蹄是她的小学同学和中学同学,虽然并不是很亲近,在学校里也不算闺蜜只是很熟,但她对猪蹄蹄很有好感。

●  因为在网上掐架和人有过实质性的冲突么?

那个时候她还在《游戏机实用技术》的附属论坛“LEVELUP游戏城寨”做外挂编辑。动漫区开新版时,她靠活动把人气拉了起来,却苦于一个因为在水区里发各种不适宜帖子被版主封号的问题小男孩(初中大小)的各种出格行为,于是在帖子里为他落下十几页书写……她说,小朋友扬言要来长春漫展杀我。他来了,看到她,跪了。找人借笔,要签名。小男孩回去后再次因年少无知对其他人做出违法行为而进了局子以及被家长转学,但依然时不时往她大学寄礼物。前两年他上大一,家里放出来之后,跑到北京来堵过青姨下班——“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粉丝了吧!”青姨幽幽道。

 
●  你真的像网上那么正经吗?

灯姨扭捏地表示,自己内心还是有点变态的。比如从小最喜欢的漫画是《怪医黑杰克》,那时的她是个很普通的小学二年级生——(大概是想起前面刚刚说不Bla妈妈的,顿了一下继续说下去了)——这是强悍的妈妈从日本带回来的正版——为什么妈妈给她带的漫画大都是类似《筱原千绘恐怖精选集》单行本这样的,至今她仍然很诧异。幸而中间夹有两本《怪医黑杰克》精装版,秋田书店的。后来她鼓起勇气跟妈妈说,这个漫画请来一套。就这样她有了人生中第一套还算比较全的正版漫画。之所以说比较全,是因为中途缺了几本。

●  COS在的生活中会占据多大比重,平时生活是怎样的?

她玩COS的实际用时肯定比喜欢网游的人打游戏的时间要少,事实上她用于COSPLAY的时间也比她自己玩游戏的时间要来得少。COS在生活中的比重对她来讲,就是一年里的某几个月会用一些日子——比如20天的晚上断断续续做些东西,然后花一天时间去拍摄。后期制作也都是断断续续想起来就做一点。更多时间是在做别人的东西和图片,这就与她的COS毫无关系了。基本上,她的生活是被网络覆盖的两点一线,娱乐生活比较少,电玩、网络等,假日没大事时就在家里睡觉或看书。如果遇到自己喜欢的系列游戏发售会沉迷一小段时间并购买相关周边。偶尔会做些自己拍摄用的服装道具和看看动画。会逛街置办衣物鞋子。说到这个,她对于收集各种好看的高跟鞋还是很有乐趣的。

灯姨觉得小时候的自己是个很现实的LOLI,比现在现实多了。她喜欢的类型如黑杰克,有钱有房有车有名有手艺,是人生中有如初恋的存在。至于喜欢的游戏人物,则已经超越了人类的范畴,比如《女神异闻录4(Persona4)》的IZANAGI。因为太喜欢,买了很多周边手办放在案头好好供起来,偶尔也会拿来恶搞一下,例如说用女神转生的魔罗大神摆出召唤姿态并拍照之类的。也会考虑有朝一日去定做个抱枕什么的哟(你够了!)。
●  平时会不会无意有一些COS人物的言行?

因为COS的角色不是学生或是其他与普通人接近的类型,而是格斗家、保镖、歌手、妖精恶魔各种,这些与普通人的正常生活基本没有交集,就算要在平时代入难度很大啊(请尝试想像一个带着恶魔言行的青行灯)。不过有一个特例,她喜欢的某个游戏里有个容貌和自己比较相像的女记者,朋友怂恿说“这个发型应该比较适合你”,因此也就剪了相似的发型。剪完后,果然比较利索利于打理,所以就一直打算保留这样子。

●  懒洋洋的宅女生活要一直到老吗?

对将来没有太多的想法,对生活的需求很低,对权力或是其他也没有什么欲望。她是一个简单的女子,凡事的出发点以“自己感觉很好”或是“这样很有趣”为主。她把人生的大纲定在几个时间,什么时候上学,什么时候工作,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生孩子,什么时候孩子长大自立,什么时候养老。在这个大框架中,发现什么事情不错,就朝着那个方向做一做——如果不是特别的情况,会继续下去直到结束。人是为了活着而活着,开上什么样的车,住上什么样的房,并不代表你的生命有多少价值,最多是令自己感到舒适安逸即可。最悲剧的人生,莫过于各种“求之而不得”的人生。坐下来仔细想想,所求的东西真的是需要的吗?不尽然吧。最毁人生的,是贪欲。

●  若有一天发现自己已经被人淡忘,网上也不再有人记得你是谁,会伤感吗?

在网上为人所知或为人所识,并不只是因为COS。少年时,她在各种游戏论坛里很健谈;步入青年后,又在校内网论坛做了一段时间性教育专区顾问,现在依然活跃在网上各种地方;很多认可她的人甚至不知晓她是男是女,也不知道她的样子;有交谈甚久,互相给予过各种帮助的人在相识两年后才发现她是“网上到处有照片的那个女的”;有人认为她是职业模特、演员而从没觉得她跟COS有关系的。灯姨说,那些都是她的各种侧面。

“在采访时,像我这种除了手机自拍和COSPLAY就再没什么像样照片的人,就只能拿出COSPLAY的照片来面对。”她特意找搭档魔导士在798里拍了一次室外写真,用于COS照片并不合适的地方。

“不再COS,网上并不会没人记得我是谁,但如果我只是在COS,那些人只会记得一个漂亮的女人或是一个暴露的女人,这才是真正不记得我是谁的情况。”灯姨对此显得很有信心。

互联网流传着灯姨的各种传说,百度上总能轻松搜索关于她的报道,各种充斥着对她“正义”、“决断”书写和她对COSER专业的犀利理解的采访,让青行灯理性大姐的形象深入人心。在本次采访中,灯姨一如既往地配合,主动表达着自己的观点,强调她的想法并展开各种辩证,我们看到原来淡定、从容、无坚不催、对什么都看得很开的她也有疯狂的一面。不过,在谈到小动物的时候,谈到那些新闻里的弱势人群时,她也会不经意地表现出了一点颓废和伤感,在谈到往事时那一点淡淡的神经质,比起那一惯的坚韧作派更让人觉得真实,虽然她并不习惯自己的这些方面被更多人看到。
投票 网友票数: 186
前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