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记者:相信姐 | 监制:珍珠 | 设计:周仁龙 | 后期:飞逆克鸶 漫语
百度键入“小孽”,游戏圈知名声优、知名COSer、TCG展会主持人、F杯、童颜巨乳……一个被标签化的形象立即跃然而出。甜美的长相、傲人的本钱、海量的写真照片展示,让她倍受宅男们追捧的同时,也摆脱不了各种调侃。理所当然的,面对这样一个曝光度超高的青春美少女,男人们怀抱着微妙的心情,赞美她,欣赏她,又毫无理由地狂想质疑着自己并不了解的,真实的她。 她有修养,懂事,低调,谦和;她相当敬业,即使一晚没睡,也能打起精神接采访电话;她有职业道德,主动提醒说,这个游戏名字不要提;说到喜欢的漫画时,她兴奋得停不下来;她不喜欢运动,喜欢网游;她很坚强,可是却看不得悲剧电影;她在当红之际宣布退出游戏圈,并为此拒绝无数业内活动邀请,到底,她承受着什么样的压力?为此,小孽接受了巴士网游频道的独家采访。
狂想      这样的女生都是为了在游戏里骗人带,所以才上YY的,说两句好听的,就啥都有了。声优啥啊,就是陪你聊天的。
底线:到现在都玩人妖号,从不撒娇提要求。
关键词:人妖 摄像头YY 声优 我玩游戏一直玩的人妖号,第一次上语音是因为我当时的室友和我一起玩游戏。游戏公会经常有活动,公会会长勒令所有骨干成员必须上IS,当时跟我同住一起的同学就是游戏公会副会长的现实女朋友,我也成了工会骨干。为了支持她工作,被迫上了IS,接着就被赞美声音好听了[捂脸]。后来被朋友推荐,担任过IS的官方特邀主持人,从那时起,我就发现我很喜爱声优这项工作。 坐在电脑这边,谁也看不见,没有人因为“好看不好看”而喜欢我,我需要用语言和思想来打动听众,控制全场气氛,调节听众玩家的情绪,这是件很有挑战性的工作。不论是现场主持还是语音主持或者游戏配音,声优是严肃的工作,我传递出的每一份快乐轻松,背后都有我最大努力的认真准备。 除了工作关系和特别好的朋友一起玩,我从来都不语音说话,也从没撒娇要过装备求带什么的。那不是我风格,他们想错了,我到现在都玩人妖号,而且很少在YY上说话,游戏里的朋友也不知道我是小孽。
狂想      这样的女生都是靠着让人占便宜上位的,你有钱你也行。
底线:绝对不会为了工作让别人占便宜!
关键词:色狼 诱惑 游戏圈是会有一些色狼,但这个事儿,我觉得一只巴掌拍不响。有问题都是双方面的。有欲望的人就容易被引诱,努力上进,一身正气,迂腐之事根本就不会靠近。你别笑,我说真的。有时在展会上,会遇到有人向你递名片,说是经纪公司的,出于礼貌我会收下名片,但我从不会给他们打电话。是的,有的女生会,但我只相信自己朋友介绍的工作机会,这个圈子确实很复杂,保护自己的前提就是不要有太多的欲望,没欲望自然不会上当啦。虽然我经常拍一些性感照片,也会穿得比较性感站在展台上客串,但那是工作需要,而我会注意台下哪些观众眼神不对,特别注意回避。总之我的底线是,绝对不会为了工作让别人占便宜! 提到这个,最近有一款网游,说是台湾知名制片人与内地小有背景的游戏公司合作拍一部宣传片。希望女生要童颜巨乳,我被通知面试了。面试当天才知道,要脱光只着内衣看效果,我只脱了鞋,结果就被要求走人了。 面试只穿内衣对我来说,确实已经脱离了工作底线。
狂想      这样的女生能做成什么事儿啊,趁年轻拍着漂亮照片,找人呆家让人养吧。
底线:再难的事情,有胆色去做了,总会有一线希望。
关键词:尝试 敬业 不抱怨 自从有点小名气之后,经常有一些活动介绍给我,包括走秀、主持啥的,我都努力尝试。我曾经参加过一个大型活动,厂商是国外的。我个子比较矮,男搭档一米八以上,我就短裙配了一双很高的高跟鞋。厂商负责人说,你们的女主持人的穿着,在我们国家只有妓女才会穿这样,并拒绝我采访他们。 我当时带了好多衣服和鞋子去给他们选,他们都不满意,因为厂商风格很严谨,可我的服装风格都偏萝莉女仆范儿,非常不搭。最后我就自己拖着一大袋子的衣服到旁边等着。后来,关于我的很多镜头都剪掉了。 他们说话难听,我其实不难过,也不生气,确实是自己事先对厂商了解不够,没和对方事先沟通服装风格。失去这样的机会,我反省了很久。如果一开始就输给自己,这样的人真的是弱爆了。再难的事情,有胆色去做了,总会有一线希望。上天给你这个机会,如果你连做都不做,你甚至连抱怨的资格都没有。如果是这样的小孽,就真的可以挂个牌求包养了。
狂想      这样的女生做这工作每天都被骂习惯了吧,怎么攻击也没见她反击过。
底线:我能有什么办法
关键词:童颜巨乳 自信 自卑 我其实一直挺自卑的,上网看漂亮妹子,对照一番,觉得自己真的长得很普通。更不幸的是,总有时候上镜头和一些现场新闻还会把我拍得很丑。 我不在乎那些下流评论,他们要说我也管不住。倒是真的很在乎评论里有人说我胖,因为这个很没信心。但我每次沮丧过去,就会说服自己有信心。就算这个信心是虚拟的,自我催眠的。就算所有人都不认同我。自己也要认为自己是最棒的。虽然大多数时间,在台下镁光灯之外的我,只是一个自卑的小小的,独自打拼在上海的小孽。 其实那些评论,是真的很难听,没人知道,我是有多难过。
狂想      她身边的男性朋友多如牛毛吧,只要钩钩小指头,叫谁去帮她不跟切菜一样。
底线:我不想麻烦别人
关键词:一个人 同性朋友更重要 网上的女玩家喜欢我的很少,可我现实中女性朋友却占了95%。我认为同性朋友比异性朋友更重要。我每次搬家都是自己一个人,从来不找男生帮忙。因为我不想麻烦别人,也不想给男生不必要的误会。 我对朋友没太多要求,除了一点,我觉得女人的友情应该有底线。比如,如果对方喜欢上追我的男生,即使我没有跟这个男生在一起,我就不会再跟这个人当知心朋友。我自己的原则也如此,朋友的男朋友、追过我朋友的男生,一律不考虑。
狂想      她的眼光很高的,你养不起,看看算了。
底线:房子不用写我名字
关键词:爱情 家庭 唯一一次爱情经历了一年,就是大学时代在游戏里进行的。那是我做过最疯狂的事,24小时在游戏里和他挂在一起。其实我们也没做什么,聊天也没有,就是这样,看着他头像,看着他在线,我就很开心,就是这样。 将来?将来希望有一个爱自己的老公,有可爱的小孩,小小的家,每天晚上,全家人都在一起吃晚餐。房子不用写我名字,只要是真的相爱就好。
狂想      这样的女生多数单亲家庭,而且缺钱花,出来赚快钱的。
底线:没啥好哭的
关键词:家庭 健康 独立 眼泪 我有一个很正常的家庭,父亲是律师,母亲是老师。父母常年忙自己工作,幼儿园时的我就一个人上下学,所以长大了的我也不怕孤单。16岁我就在饭店当点菜服务员了,暑假还刷过碗,哈哈。看见店门口贴着招聘的告示,有就进去问。在这个世界上,一个有手有脚有决心的人,是不愁找不到工作做的。 除了我的奶奶去世和NONO(爱宠)去世哭过以外,我很少哭。你说最艰难无助的时候?也没哭过,没啥好哭的。 除了声优、COS,我也尝试做现场主持的工作,私底下也有画漫画(动漫设计毕业生)和写歌,填过歌词,试过歌曲制作……梦想的职业是成为一名旅行摄影家或者旅行漫画家。
狂想      听说她要退居幕后了,是不是被人包了啊,或者是太娇气嫌累了。
底线:为了妈妈开心我可以改变一切
关键词:妈妈 我妈妈是老师。她是个萌妈,经常会上网关注我。会在我的留言板上说:“亲爱的小孽。我们永远支持你哦。”还会回复那些骂我的男生,说:“你们不要这样说小孽。”晚上我回家,她会对我说:“为什么我们家好端端的宝贝要被那些人这样子说。宝贝太辛苦了。跟妈妈回家吧,家里可以养你。一辈子也没问题。” 不想看见妈妈如此困扰,所以我打算退居幕后,我不是脆弱到因为一点网络中伤或流言就难过得不行的人,但我无法忍受妈妈每天被这些伤害。为了妈妈开心我可以改变一切,换一种生活我依然可以活得很好。
还没玩网络游戏的时候,小孽只会上QQ(那时还叫OICQ),并且不知道注册了QQ号之后记下号码密码下次可以再上。她每次到网吧都重新注册一个QQ,重新加一批人,重新开聊:“你好啊。”“你叫什么名字啊!”周而复始。很久之后她才知道那个时候注册的6位数QQ号都很值钱。 当她学会固定使用一个QQ号码以后,又不幸中了木马。愤慨之下,她决定报复社会——在网吧里装了个木马,当无数个QQ号在捕捉器上闪过,她从中选了一个号码。第二天,网吧通知,因为有人在网吧使用木马,害得整间网吧线路短路,还炸了一台电脑显示器。管理员找她谈话,她主动招了。网管拿走了她身上所有的现金,拿去买了一根上口爱(一种冰淇淋,编者注),那是她一天的零用钱和早饭钱——总共两块五毛。那一刻,她觉得社会很复杂,也懂得了勿以恶小而为之。 虽然出了名,她依然是那个她:在展台上看起来八面玲珑,却经常被朋友拉回家说,你不要这么二。小孽不想当花瓶,她希望给别人留下的印象是,善良的,幸福的,以及,一个很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