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霸王菊 / 童颜巨乳鳗鱼王 / 零节操高管 / 舔脚贱婢嬷嬷 / 技术宅海军 / 万年基佬乾 / 巴士情感萌 / 屌丝大骚麦
紫霞:跑都跑的那么帅!
大菊的眼中自己,就像紫霞仙子,为寻真爱私下凡间,坚信命中注定的如意郎君会在某一天,在万众瞩目之下,身披黄金甲,手拿大哥大,开着宾利来娶她…
龅牙珍:包租公,你怎么这样呀!
小编眼中的大菊,编辑部中一朵奇葩,话不投机半句多,语不惊人死不休,她滴绳命是入刺的井猜,她滴银生入刺的回晃…
露P男:你勒索我?我不怕!
编辑部同事眼中的大菊,天然呆、自然傻、其实那是她为隐藏富二代身份而故做的掩饰,屌丝又如何能懂白富美良苦用心,唉,活该撸一辈子…
包租婆:不要以为你帅我就不敢打你!
漫语眼中的自己,就像"猪笼城寨"中的包租婆,找到了"过儿"的她,已不过问江湖是非,隐居在这鱼龙混杂、能人出没的编辑部里搞建设——收收电费、查查水表、骂骂高管、摸摸小乾..
石榴姐:不要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
小编眼中的漫语,虽将为人妇,但风华不减,万人惊艳,童颜巨乳,诱惑难挡!(哎呀!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什么打我?!因为你该打!) …
人妻:你肚子饿不饿,我煮碗面给你吃!
漫语虽背地里调戏直男,整天一副老不正经的样子,但在生人面前还是份外娇羞…在大家眼中的漫语,是个会煮面给老公吃滴好媳妇,其实吧,啧啧啧,呵呵呵……
皇帝:你现在终于明白了?!
高管眼中的自己,是一个纯粹的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谁说他没有节操!他只是有的不明显!
梦遗大师:问世间蛋疼为何物!
小编眼中的高管,视节操如粪土,视下限如玩翔,一个通州人,不远万里来到石景山,带来了战斗机,还带来了飞行员,这是发一种什么神经?!
高管:你们做人要有良知啊!
编辑同事眼中的他,是个绝世罕见的好高管…工作上,他和蔼可亲、卑躬屈膝、温文儒雅、奋勇争先、肝脑涂地、死而后已、雄姿英发、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间强撸灰飞烟灭…
铁扇:现在新人胜旧人,叫人家牛夫人!
李×龙内心独白——壹,我所欲也,零,亦我所欲也,二者我亦可兼得,尔等贱奴还不跪下舔脚…
如花:不是我,还会是谁!
小编眼中的李×龙,床上YD,床下端庄,可写代码,会查异常,肯做二奶,能耍流氓...
大佬:所谓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编辑部同事眼中的李×龙,也曾是个在夜色中,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铁血真汉子,自打换了爱疯四,装了微信陌陌接客帝,他就变了,就变了,变了,了,约炮有风险,基佬需谨慎…
ERROR:UNKNOW!
作为一名出色的程序猿,大军已达到无欲无求无我无弥陀佛境界,大军眼里的自己啥样,自行脑补吧…
达文西: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
小编眼中的大军,是科学家,是发明家,是艺术家,是思想家,是技术专家…怎奈得A hero with no place to display his prowess…
菩提老祖:不就是烧手吗!
编辑部眼中的大军同志,生活在技术异域次元,专注代码三十年,处高阶进化阶段,可将一切可视化物体转变为二进制形态,总之,大军一生气,后果很严重…
柳飘飘:你先养好你自己吧,傻瓜!
小乾眼中自己,恰似沦落红尘的薄命女子,苦逼奋斗在社会角落,渴望有人勇敢的说出我包养你啊,谁知那通州高管却娶了妻、生了子,在灯火阑珊处,沉迷世俗胭粉,无法自拔…
鼻涕小公子:棒棒糖!
小编眼中的小乾,是个流鼻涕的瓜娃贼,总喜欢吃人家棒棒糖,小编的棒棒糖是能随便让你吃的吗!唉,可惜了这幅白皙水嫩的好坯子…
浓眉君:记得今晚翻老娘的牌!
编辑部同事眼里的小乾,人见人爱,车见车载,棺材见了也开盖,是高管身边的红人,温柔贤惠、活儿干的还好,嘘,你懂的…
琴操:想不想跳支舞啊!
阿萌眼里的自己,游戏圈里她日语资格最老,日语圈里她动作爱情片看的最少,片友圈她HTML代码写的最好,用阿萌的话——不懂下片儿的人妻做不成好编辑…
文艺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也!
小编眼里的阿萌,是个重口味清新文字女流氓,空手三分钟写《后宫甄贱传》年会大戏,真乃文思如潮涌,才思如尿崩之第一人也…
包龙星:你有没有曾几何时觉得空虚寂寞,觉得冷!
编辑部眼中的阿萌,嘴皮子功夫了得,骂人不带脏,能把直的说弯了,把湿的说干了,把脑残的说偏瘫了,名符其实吵架王, 撒,一狗!
唐伯虎: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大麦眼中的自己,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学富五车、拥有千万粉丝、迷倒万千少女,号称"一朵梨花压海棠",不错!我就是美貌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的化身,唐伯虎…
凌凌漆:有兴趣的话,何不今晚再相逢
编辑部眼中的大麦,纯正的北京郊区 "屌丝"。女神的备胎,甚至连备胎都不是,只是一个默默的千斤顶。如果他在你面前畅谈他的人生规划或者谈笑风生地说着房子、车子、马子、孩子,那么,毫无疑问,他在痴人说梦…
大麦:如果非要给编辑们加个薪,我希望是——一万块!
大麦本住在北京的城边,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一面勤赚钱,一面读书篇. 发誓把功名显,手刃高管意志坚. 从此唐寅诗集伴身边.我铭记此仇不共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