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辑:珍珠 责任编辑:阿萌 后期:曹禹 设计:沙弘 嘉宾:凹凸慢 熊猫口粮 钻咖 寒武纪

  去年我跑到日本玩了一个礼拜,期间陪伴我的只有一两本书,还有PSP里的《最终幻想:核心危机》。《核心危机》讲的是克劳德年轻时的故事,主人公则是他的朋友和救命恩人——扎克斯,这也是最终幻想全系列里我最最喜欢的一个主人公,性格又正直又扯淡,黑头发白皮肤,简直就是满足一切幻想的标准男青年。

  当时我满脑子都是赶紧打完结局,据说最后扎克斯要死的很壮烈,这么好的男人,他怎么能死呢?!不巧的是,从坐上飞机开始,一直到进了旅馆,再到第二天登上富士山,PSP都在我的包包里躺着,一直没时间和扎克斯相聚。于是第三天我终于成功推掉了各种歌舞伎和吃河豚的邀请,置大惑不解的日本地陪们于不顾,找了个临近旅馆的咖啡店玩起了PSP。

  咖啡厅不怎么大,因为靠近地铁站,所以客人大多是来这里歇脚或等人的旅客。他们说着我完全听不懂(只知道“雅蠛蝶”和“空内急哇”这两句,不算懂日语吧?)的语言,穿着外出的服装,都显得挺匆忙。作为一个异乡人,我尽可能地缩进座位里,一心一意地想着打完结局好去参观国立博物馆。

  不多久,有个年轻男孩过来窥视了一眼我玩的是什么,然后就走了。有路过的中年人也随便看了看我的屏幕,都说日本是个内敛而谨慎的民族,但游戏似乎真的能够打破社会规则,捧着PSP的我在其他人眼中首先是个“玩家”,然后才是各种各样的社会身份。在前面也有几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在联机PSP,如果单纯从咖啡馆玻璃外向内看去,我和他们一定毫无不同。

  三四个小时之后我总算打穿了结局,扎克斯居然还真的死了,这帮制作者简直丧尽天良……我收拾起满桌的打印版攻略(是的,我把这些东西也带到了日本,而且出于莫名其妙的原因居然又带了回国)和电源线,付掉了咖啡钱,当我往外走时,突然就感觉自己已经脱离了玩家的身份,在联机的几个大学生抬头看看我,眼神中也充满了不信任和好奇。似乎离开PSP我的身份就突然回到了游客和外国人上面,我一点儿都不时髦的服装和没化妆的脸都出卖了我的国籍,可如果有PSP,这些就都不重要了。

  之后的日本旅程中,我一直是个标准的游客,和当地人交流的也并不很多。七天结束我回到祖国,印象最深的除了富士山当真很漂亮、化妆品当真很便宜以外,似乎就只有扎克斯当真不该死了。那个消磨在咖啡店里的早上是我最贴近日本人的几个小时,我很庆幸自己是玩家,找到认同的方式或许还有很多种,但PSP恐怕是其中最轻便耐用又简单的一种吧。

  下一步,我打算去印度找身为玩家的认同感……会不会有点难?

前期回顾